联想不死心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云库数动

雷锋网按:据IDC预测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消费台式机将下滑17%。

外加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国内科技企业因供应链短缺而压力倍增。

“这是我出道20多年以来从未经历过的,”刘军(联想中国区总裁)在今年联想集团誓师大会上不无感慨。

市场环境剧变,PC遭遇寒冬,36岁的联想准备好了吗?

PC之外的联想,和它的IoT往事

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标识符,PC成就了很多企业,包括惠普、苹果、戴尔,当然,也包括联想。

如今,PC红利期已经接近尾声,甚至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智能手机业务也已面临增长瓶颈,商业帝国再次走到转角,现有的IT巨头、互联网巨头又一次被归拢到同一起跑线,在智慧物联(AIoT)上进行二次创业。

智慧物联是当下这个时代的标识符,也是一个被喊了将近十年的“新技术”,联想关注智慧物联也已经有些年头。

按照我的理解,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可以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95年开始的PC互联网时代,紧接着是从2007年开始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以手机为主的移动终端将主导这个阶段直至2017年,那时候人类将全面进入物联网时代。

杨元庆在2015年曾这样断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并认为,“向物联网转型已到关键时期”。而这样的转型,其实是基于2014年联想誓师大会上“全面转型互联网”提出的。

2014年年底,联想成立了一家名为“神奇工场”的子公司,公司成立之初,联想副总裁陈旭东(也是神奇工场首任CE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神奇工场3年内估值有望达到50亿美元。”随后,甚至还传出百度将1亿美元入股神奇工场的消息。

这家当时被联想寄予厚望、被业界高度关注的公司主营业务有三块:智能手机、智能硬件、智能家居,与之对应,公司也设有三个部门——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部门。

当时,深感自己互联网基因薄弱的联想,也是相当舍得放权,次年4月,这家被联想寄予厚望的子公司就宣布独立运营,独立的团队、独立的品牌、独立的UI,神奇工场成为联想对于转型互联网的极度迫切和渴望,也是那时的联想离“互联网模式”最近的一次。

         

神奇工场虽说是独立运营,但还是从联想导入了不少资源和联想内部当时做出来的互联网味儿的项目,包括乐商店(联想旗下的安卓应用市场)、乐安全、乐同步、茄子快传等联想内部几个比较成熟的产品,也包括陈旭东、常程,以及400多名员工在内的初创团队。

其实在神奇工场正式对外宣布独立运营之前,还办了一场发布会,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场线下沙龙。沙龙上,神奇工场发布了两款智能家居产品——Newifi Mini神奇版和New Home智能家居套装,其中,智能家居套装包括智能家居控制中心、门窗感应器、红外人体感应器、LED智能灯泡、智能无线开关和复位磁力棒。

同样也是在这一年,联想还对外发布了3D食品打印机、神奇智能魔盒、智能路由器插排、蓝牙音箱、移动电源,甚至也一度表示会继续进军无人机、智能机器人领域。

  

神奇工场3D打印机da Vinci Junior 1.0

可以说,神奇工场几乎把第一波物联网热潮中智能家居概念性产品都做了一遍,神奇工场的雏形也和现在被网友戏称为“杂货铺”的小米有几分相似。而其实,当时的神奇工场也确实有对标小米、华为荣耀之意。

正因如此,也就不得不提神奇工场的ZUK,ZUK是神奇工场在2015年5月28日正式对外发布的独立手机品牌,当年的ZUK也还是小有名气的,甚至ZUK为消费者留下的记忆要远高于神奇工场这家公司。

2015年国内的手机市场刚刚迈入智能机时代,包括现在的华为、小米、OPPO、vivo,以及当时的360、乐视等手机厂商都曾先后参与团战,没有人能预测到最终移动互联网市场究竟会如何分天下,也没有人能猜到谁会是最后的赢家,当时的ZUK确实还有机会入场分羹。

不过,随后的一系列变动,让神奇工场、让ZUK最终还是未能如愿独立于联想之外闯荡江湖:

2015年6月,联想移动业务总裁刘军离职,时任神奇工场CEO的陈旭东顶上(也是陈旭东上任两个月后推动了移动业务的整合),神奇工场进入常程时代。

在陈旭东上任联想移动业务总裁一职两个月后,推动了联想移动业务的整合——联想将除神奇工场以外的移动业务并入到当时已经被联想收购的摩托罗拉移动业务中,在这之后,走中高端品牌路线的ZUK就成了消费者眼中联想手机业务中最闪耀的一位嫡子。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神奇工场在成立后的一年中,仅发布了一款ZUK Z1后,即被联想再次收回,从独立运营重新成为联想移动架构下的业务。

在那个追求快节奏、打造爆款的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期、物联网萌芽期,投入了大量企业资源、吸引了不少业界关注、经历着频繁架构调整、尝试了所有概念性产品的神奇工场,最终还是未来得及打造出一款让用户记住的爆款产品。

而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投入和打拼,也随着曾经一时闪耀的“中华酷联”名号一起远去。同样随着那波时代洪流湮灭的还有联想为布局互联网电视成立的独立公司和独立品牌“17TV”……

陈旭东说,“神奇工场要做两件事:一是帮助一些小创业公司的创意产品化,二是为一些传统企业提供基于云、连接等技术方案。”

常程说,“联想是一家国际化大公司,它的节奏不适合神奇工场,目前国内的互联网环境非常浮躁,情况瞬息万变,要求很快,这是最大的不同。”

杨元庆说,“不得不承认,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确实没有走到风口浪尖上。”

2014年后的这三年,对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略显掉队的IT巨头联想来说,终究还是成了用来补课的短暂三年,这三年中,联想同样想补上的还有云服务这一课。

联想没有“云服务”

2014年1月28日,联想组织架构调整,除去成立了个人电脑业务集团、移动业务集团、企业级业务集团三大集团外,还新成立了一个云服务业务集团,当时,云服务业务集团的负责人由企业级业务集团负责人(也是联想当时的CTO)贺志强兼任。

2014年,云服务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阿里、腾讯、百度几家互联网巨头搞云服务已经初见成效。这一年,阿里云香港区开服,成为中国第一家提供海外云计算服务的公司,胡晓明从阿里金融走到阿里云,接棒王坚;这一年,腾讯云计算有限公司成立、香港数据中心开放;这一年,百度云将云计算业务拓展到公有云市场。

同样是在这一年,联想架构调整后成立了云服务业务集团,不过,联想这一云服务业务与当时BAT云服务业务似乎有点不同。贺志强在接受媒体采访,就这一集团业务总结为以下五点:

虚拟运营商业务、安卓生态系统(包括乐安全、个人云、乐商店)、Windows业务优化、企业云存储、视频通话一友约。

显然,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更像是在为其传统PC业务和当时联想有强烈意图的移动互联网业务打配合、做补充服务。当时的联想其实也并没有涉足太多的云服务业务,而是强调“设备+服务”,即使到现在来看,联想的云服务业务仍是围绕企业定制化服务的私有云业务或混合云业务,并没有像BAT一样投入大量公司资源抢占公有云市场。 

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当时真正能够拿来说事儿的, 除了暗中较劲的虚拟运营商业务外,其他诸如茄子快传、乐安全、企业云(云存储业务为主)也都是从公司移动业务和企业业务继承而来的,而针对当时作为云服务业务集团主要现金流来源的企业云,贺志强也曾表示,“现有企业云存储做好之后,应该会考虑新服务。”

2015年5月,联想召开首届科技创新大会,彼时的联想云服务业务经过一年梳理,站在国家会议中心演讲台上的贺志强将云服务对外业务呈现为:个人云、企业云和IoT智能云。

简单来讲,这里联想提到的个人云是用来进行用户管理、增强用户粘性,企业云是用来服务B端用户,IoT智能云更像是现在IoT云平台的雏形,用来连接管理IoT设备和数据。

当时联想在招兵买马时,也曾将联想云要做的事情阐述为“依靠联想的设备规模、品牌信誉及全球化布局等优势来构建联想设备+服务模式”。

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2016届面向高校毕业生的实习生招聘信息

可见,当时联想已经将自家的云服务业务体系和发展思路捋顺。

在7月的2015中国互联网大会上,贺志强在开幕论坛上也阐述了“联想云”通过云存储、云一体机、云管理平台构建的“融合云2.0”战略帮助企业实现IT转型的思路。

回想起2015年,广大互联网从业者、IT从业者都曾听过有一朵云叫“联想云”,但在随后两年中,这朵“联想云”也如同ZUK一样,在联想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中逐渐淡出众人视野。

创投“治病”

2016年3月,联想开启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与2013、2014年的组织架构调整相似的是,这次架构调整对于联想而言,同样是一次颠覆式的架构调整;不同的是,这次架构调整,基本奠定了之后几年联想的业务发展方向。

此次架构调整中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更名:

  • 首先是联想企业级业务集团更名为联想数据中心业务集团(DCG),该业务集团的业务范畴涵盖软件定义存储、企业级网络产品和业务、最新高性能服务器和一系列增强的超融合解决方案,包括联想为企业提供的私有云、混合云解决方案,也都在该集团射程范围内;

  • 另一项更名则是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更名(转型)为联想创投集团(LCIG),仍由贺志强负责,也是自此之后,贺志强从集团CTO走向投资业务,甚至可以说,贺志强算得上是国内较早一批技术专家转投资人的代表人物。

不同的是,贺志强没有选择出走创业,而是选择了内部转型。联想的核心团队一向军心稳定,这是由联想企业文化所致,长久也成了业界共识。

作为老牌IT巨头,联想对外投资基金其实早已有之,包括早先在联想云服务业务下的乐基金,也包括联想早年间设立的联想之星、君联资本、弘毅资本等。此次成立联想创投,或者说将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这一在联想内部更靠近联想现在强调的“智慧物联”、“智慧服务”等IoT战略的业务转型为创投业务的目的,用贺志强的话讲,是要: 

通过投资和孵化手段布局前沿科技,推动联想未来的创新发展。

从历史长河中为数不多的巨头企业发展历路来看,那些不差钱的巨头企业为了赶上新的机遇和风口,会选择内部生长或外部收购来进行新业务拓展,包括苹果的智能手表项目、亚马逊的智能音箱项目、谷歌收购Nest、阿里收购饿了么等。

联想在早年间也曾凭借收购IBM个人PC业务和x86服务业务巩固自己的PC领域行业地位,收购摩托罗拉助力自己搭建移动互联网业务团队。

  

然而,在当下人工智能、物联网技术快速发展的大的时代背景下,在短期内要实现巨轮转向显然是小概率事件,巨头玩家要想成就“百年老店”,其实还要有另一套玩法——投资和孵化。

贺志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成立联想创投,其实也是为了克服“大公司新业务在内部生长不出来的通病”。

我觉得不仅仅是腾讯、百度、联想,所有大企业,其实都有一个问题: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新业务在内部就生长不出来,这是大企业的通病。以茄子快传为例,十几个人在联想弄了一个小的APP,如果在联想内部可能就没了。元庆说既然那么多人爱用,要不然让它出去吧,于是它今天才会变成一个月活5亿的应用。

大公司里新业务成长的机会很有限,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我们成立联想创投,主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发挥资本和创业者的力量,光内部孵化行不通了,我们要给员工股权,做外部投资,让他们按市场化方式在那个领域里发展。二是做一个基金,像雷达一样去扫描未来的科技,而不是只看着联想这一亩三分地。

近年来,聚焦于智能互联网产业领域投资的联想创投,确实投了包括蔚来、旷视、寒武纪在内的不少风口上的企业,也为联想孵化出了联想懂的通信、联想数据智能等。

联想创投投资领域,图源:深响

在2020/21财年誓师大会上,贺志强对外披露联想创投业绩时也表示:成立仅四年,联想创投投资和孵化的企业已超过120家,近10家企业IPO。预计在2020年底,上市被投企业将超过10家。

显然,作为投资业务来看,联想创投确实战绩不错;而作为要为联想长出新业务(尤其AIoT领域新业务)的部门来看,联想创投虽然没有为联想造出一个华为HiLink或小米生态链,但造出的“数据智能”引导了联想的又一场内部革命。

老兵回归与内部革命

2019年6月10日,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发内部信称:在原联想大数据团队和业务的基础上,成立数据智能事业部。随后,也就有了现在与智能设备集团(IDG)、数据中心业务集团(DCG)、联想创投集团(LCIG)三大集团并列的数据智能业务集团(DIBG)。

五个月后,在2019年的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上,除了杨元庆、芮勇、童夫尧、贺志强等几位“常驻”高管外,在首日开幕论坛上,联想也为新成立的数据智能业务部的蓝烨留了个位置。

蓝烨,曾以集团副总裁身份自1993年起全面负责联想中国区销售业务长达15年,随后转战京东集团首席营销官和首席公共事务官,此次再次回归后的蓝烨,正是以高级副总裁、数据智能事业部(集团)总经理(总裁)的身份,要扛起联想“内部手术”、自身变革的这面大旗。

可以说,这次的回归,无论是对于蓝烨、亦或是联想来说,都是一场考验。

大会上,数据智能业务部也迎来了首次官方解读,蓝烨将数据智能事业部的现有业务概括为三个方向:

一是以联想三大基础平台为支撑,为客户构建数据智能核心平台;

二是提供各行业的智能化数据应用方案,例如智能制造、智慧教育、智慧能源等;

三是通过智能化转型咨询和实时能力,为企业提供端到端的专业服务。

简言之,可以理解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咨询、工业互联网业务平台支撑、智能化(数字化)整体解决方案。

这样的布局也正与当先面对物联网、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趋势、大厂的典型打法暗自吻合。同时,也与联想2019年一直在强调的3S战略呼应——智能物联网、智能基础架构、行业智能。

从2014年的神奇工场、2015年的“联想云”、2016年的联想创投,到2019年的“数据智能”,联想与其他IT巨头、互联网巨头一样,一直在提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概念,“3S战略”更像是联想在过去三年中从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中精炼出,希望再造一个联想的战略。

智慧服务,阵痛与曙光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一季度,全球PC出货量5160万台,与2019年一季度同期相比下滑12.3%。也是受此影响,联想PC业务(主营业务)一季度增速放缓。不过,联想似乎有了新的打算。

4月14日,在联想2020/21新财年誓师大会上,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在《激流勇进 变中取胜》的演讲中表示,前三个财季(2019年4月-2019年12月)联想中国区智能物联转型进入深水区,非PC业务营收同比增长超过50%,其中智慧服务业务全年营收超5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4%。对于新财年规划,更是豪言智慧服务业务营收向“10亿美元俱乐部”迈进。

2020年是联想想要将物联网融合到自家业务中的第六个年头,也是联想亟需寻找除PC业务外的其它增长业务的又一年。

现在回头再看,在2012-2016年间,联想每年一次的大型组织架构调整,频繁剧变使得公司业务发展缺乏一条清晰的主线,当时也有产业人士认为,联想对自身未来的战略规划并没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2016年至今的这四年里,尤其随着联想创投的成立、“3S战略”的提出、智慧服务的投入,让联想在智慧互联、数据智能等相关业务的发展思路逐渐清晰。

然而,如何将“云物大智”等技术与现有业务进一步深度融合,如何将数字化、智能化这些仍飘在空中的概念产业化,行业仍在热议,联想也还有机会。

这次,联想是否能把握住改变命运的机会?

关注AIoT、机器人、智能硬件,新闻爆料或寻求报道,欢迎添加作者微信交流:18210039208。雷锋网

参考资料:

[1]经济观察报,张昊,联想杨元庆:向物联网转型已到关键时期.

[2]每日经济新闻,神奇工场常程:要抹掉联想的印记.

[3]搜狐IT,刘瑞刚,联想云服务集团是干什么的?贺志强要做5件事.

[4]深响,亚澜,赵宇,联想创投的“特”与“立” | 独家专访.

[5]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王金旺,联想3S战略解读:又一场内部革命.

相关文章:

联想3S战略解读:又一场内部革命

联想成立数据智能事业部,蓝烨回归担任总经理

联想中国区架构调整:聚焦三大客户群,备战AIoT

联想的转身

猜你喜欢

百度否认从纳斯达克退市;阿里联想上榜全球供应链25强;马斯克向黑客俱乐部捐50万美元 | 雷锋早报

百度回应退市谣言5月21日晚间消息,据路透,百度考虑从纳斯达克退市,以提高估值。对此,百度向新浪科技回应:(退市)相关说法系谣言。21日李彦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确实很关注

2020-05-22

2020年首季度全球笔记本电脑出货量下滑 联想稳居全球第一

来源:新浪VR新浪VR消息,根据StrategyAnalytics互联计算设备(CCD)服务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笔记本电脑出货量和市场份额》指出,2020

2020-05-12

工信部指路:加快移动物联网发展,年底连接数将达12亿

雷锋网消息,近日,工信部印发《关于深入推进移动物联网全面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推动2G/3G物联网业务迁移转网,建立NB-IoT、4G和5G协同发展的移动物联

2020-05-07

联想拯救者电竞手机外观曝光:5000mAh的双电池设计+侧边弹出式摄像头

来源:新浪VR近日有外媒曝光了最新联想拯救者电竞手机的外观,从曝光的图片信息来看这款手机摄像头的位置则是在侧边,搭载弹出式前置摄像头。▲图自xda-developers据外媒消

2020-05-06

Veative为联想VR教育解决方案带来550个STEM模块

来源:映维网作者广州客沉浸式学习解决方案提供商VeativeLabs日前宣布与联想达成了一份合作协议。据介绍,联想客户将能够通过联想全新的远程学习解决方案(DistanceLe

2020-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