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AI医疗的平谷故事

  • 时间:
  • 浏览:173
  • 来源:云库数动

2018年11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说,“其实,百度做AI一直有一个理想,就是不管AI的技术多么复杂、多么先进,我们都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平等的从中获益。”

在现场,李彦宏还宣布向基层医疗机构捐赠500台AI眼底筛查一体机。

2018年的4月,AI创新业务部成立,隶属于百度AIG事业群(人工智能事业群)。紧接着的6月,百度开始探索AI在医疗领域的应用。因此,今年1月,百度宣布将智慧医疗业务板块升级为事业部时并不令人意外,或者说,这股蓄了一年多的力,只是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使出来。

作为百度智慧医疗的总经理,黄艳将李彦宏理想中的“技术的普惠性”带到了智慧医疗板块,尤其是下沉到基层医疗机构和慢病管理领域——医疗就像教育一样,如何通过技术的力量来帮助医疗行业提升公平性,是百度布局智慧医疗的根本思路。

2019年的年底,雷锋网有机会去了一趟北京市平谷区,并与当地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生、黄艳等人进行了一次采访,借此剖析百度入局智慧医疗的逻辑与基层医疗AI的未来前景。

小镇医院的AI故事

尽管地处北京,但平谷区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基层医疗地区,40多万人口中有10万左右的老年人群,老龄化程度已经很深,对医疗资源的需求也更强烈。

平谷区卫生健康委员会信息中心主任焦军锋曾表示,国家要求基层承担66种常见病的诊疗,这对于基层医生是有一定难度的,而且当地有限的基层医生数量也不能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

黄艳说到,平谷区是百度智慧医疗一个很重要的伙伴:既是研发基地,也是展示基地。

2018年底,百度智慧医疗品牌“灵医智惠”的CDSS(临床辅助决策系统)在全区18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上线,内科、外科、五官科、口腔科、妇科、中医科等多个科室都进行了应用。

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百度的这套CDSS系统学习了海量教材、临床指南、药典及三甲医院优质病历,包含辅助问诊、辅助诊断、治疗方案推荐、相似病历推荐、医嘱质控、病历内涵质控、医学知识查询等七大板块。

平谷区下的马坊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一个应用CDSS的典型代表。

马坊镇有2.9万人,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该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还承接了不少其他地区外溢的医疗需求。目前,该院有一名主任医师,三名副主任医师,三名主治医师和两名职业助理医师,平均每年的门诊量有300人,2019年11月份的日均门诊量更是达到了400人左右。

CDSS刚上线的时候,马坊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门诊大夫就进行了全员培训。

在一名受访医生看来,CDSS最大的功能是辅助诊疗。“从智能化问诊到开检查项目,确诊以及得出治疗、用药方案,是一个很长的诊疗流程,这个过程中难免会有问题。”

而CDSS可以在各个环节介入或者进行质控,同时在系统里,医生也可以随时通过医学知识库进行查询。

(百度临床辅助决策系统已在北京市平谷区18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上线)

马坊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也表示,自从CDSS项目落地,门诊量一直没有下降,而是直线上升,但医生的工作压力没有明显上升。“在CDSS辅助下,刚毕业的医生也知道怎么处理生疏的案例。同样,‘一指’的老医生也可以使用系统提供的病历模板,加快速度。”

据负责人估算,对于常见病患者,在病历模板的帮助下,医生看病时间可以缩短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在CDSS的帮助下,马坊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还可以对行动不便的老人进行看护。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截至2018年底,北京全市526家养老机构中,95%的机构将能够通过不同形式提供医疗健康养老服务。

在医养结合的政策下,马坊镇敬老院的社区卫生站配备了一名副主任医师和一名护士。医生当天没时间的话,护士可以和马坊镇中心进行远程视频,中心的医生能在CDSS的辅助下远程诊断、远程开药。

水土不服?入乡随俗

马坊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故事,是基层医疗机构信息化、智能化转型尝试的一个缩影,包含了非常多的技术和产品细节、甚至是与医疗流程适配的尝试。

AI系统在不同地区进行应用,要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产品的“本地化部署”。

而本地部署的问题在于,需要购置额外的硬件、软件,并且在本地部署后,还需要有人员支撑、维护。总之,既需要资金,又需要人力。

目前,百度有很多产品的迭代都在平谷当地进行。功能有一部分是标准化的,还有一部分是要做本地化适配。”各个地方的疾病谱不一样,药品目录不一样,医生习惯不一样。所以,如果要让产品真正落在基层,让医院使用起来,去做本地化的适配非常重要。”

例如智能问诊功能,CDSS最早的版本里没有这项功能。但是,当时医生告诉百度,很多时候医生由于经验不足、或者问诊流程不够规范,没有办法全面地收集到必要的信息。

知道这个消息后,黄艳派了工程师,和平谷区其他的医生沟通后,发现这是一个共性的医疗需求。

后来,黄艳和团队就决定将“智能问诊”做成一个标准化的功能,提高医生问诊的质量。“这也是我们做产品的过程中互相碰撞才能取得的成果。”

当然,作为AI产品最靠谱的“产品经理”,马坊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也对CDSS产品提出了很多建议,帮助产品不断完善。

例如,优化对病情的推荐机制。在第二个版本之前,如果患者有咽痛的症状,但伴随症状比较少,CDSS系统就只提供一般、中度、重度等比较模糊的选项。

现在进行第二次升级之后,CDSS给的推荐比较明确,负责人表示,“发散到什么部位,是发散到耳后、锁骨上或者是肩后,现在版本里显示的细节特别多。”

除此之外,因为CDSS的很多医疗知识来自大三甲医院,所以很多操作不符合基层的医院环境。例如原版本中更适用于三甲医院习惯的用药推荐、病历书写格式,黄艳的智慧医疗团队都根据医院情况进行了本地化调整。

2019年,百度和人民卫生出版社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合作仍在不断加深,给百度地补充专业、权威的医学知识。

负责人表示,现在CDSS对应的知识库主要来自人民卫生出版社。虽然人卫是“教科书式的存在”,但是他也建议,不光要涵盖人卫,还应该另外再采用两到三个权威的知识库。

“针对一个知识库可能会有弊端,有的问题会体现不出来。如果两个知识库对比,或者是三个知识库相互对比,效果会更好。”

这些需求,成为CDSS产品“本土化”的关键步骤。

“我来做AI智能中台,你们做业务”

我们知道,医疗市场非常碎片化,想分医疗这块蛋糕的玩家并不在少数

作为一个医疗行业的后来者,如何在不打破行业生态平衡的基础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是一个颇为微妙的过程。

在黄艳看来,百度与其他玩家的不同之处在于两点:看重基层以及自有的认知技术能力。“从一开始,我们就把目光瞄准了基层,因为只有基层做强了,医改才有了真正成功的原始动力。”

但是,基层医疗能力的提升并不是简单增加药品目录、增加设备采购,其核心在于提升医疗服务的能力,而AI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一环,而百度希望用认知类的AI能力来切入医疗。

AI能力有两类:感知类的AI能力(听、看)和认知类的AI能力(思考),认知类的AI能力主要是两类技术:一是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二是知识图谱(百度从2013年开始做)。

此前,百度CTO王海峰就公开说到,知识图谱是让机器像人类一样理解客观世界的基石。

他认为,深度学习也给自然语言处理以及知识相关的技术带来了非常大的帮助,但是继续深入研究、应用实践的时候会发现,还需要更好地结合知识、推进知识图谱相关的工作,才能取得更好的效果。

黄艳说到,很多公司做AI医疗更多靠的是感知能力,是因为这种技术相对成熟,市场也更加广泛,但是它面向的问题和认知能力非常不一样。

因此,面对医疗这样一个知识密集型的领域,百度更多的是发挥自己已有的技术优势,解决医生最核心的认知能力问题。“认知技术难一点,但是百度做了20年的搜索,搜索最主要的就是认知技术。

就如黄艳所言,百度最强的两块优势,一个是AI,一个是互联网用户的知识查询入口。“医疗和其他行业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很难脱离B端、G端去谈C端,这也是我们思考,如何把百度的AI和互联网能力结合起来,我认为我们的路径应该是先做B端,再往C端走。B端的核心能力是AI,C端的核心能力则是互联网入口。

2019年被黄艳看作是百度智慧医疗“落地的元年”,做了很多蓄势的事情——一方面是技术的积累,另一方面是“朋友圈”的建立。

“第一,医疗最核心的实际上是医学知识,我们部门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构建医疗的知识图谱;第二是渠道,不管是通过战略合作也好,还是通过投资布局也好,在知识和渠道这一块,2019年我们都积累了很多朋友。”

回到上面所说的,如何在医疗这个行业里立足,既不破坏原有生态,又不失自己的利益。对于这个问题,黄艳更倾向于百度去扮演一个“AI智能中台”的角色,让信息化厂商继续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业务层是信息化厂商的主战场。在智慧医疗成为一个趋势后,很多信息化厂商试图在业务层增加AI的能力。但是AI能力又非常专业,原有的优势和基础让它们很难做好。所以我们中间定义了一层,叫做AI中台的能力,由像百度这样的AI技术强大的公司来提供。”

具体而言,百度会以AI能力作为底座,承载各个信息化厂商的应用,不管是HIS系统还是EMR系统,基于底层的数据,给上面信息化的厂商输出AI能力。

她坦言,百度并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医疗信息化的厂商,进而站在原有细分玩家的对立面。

就以百度在平谷区的落地为例,平谷区合作的信息化厂商是卫宁。所以,百度在与平谷区确定合作关系后,也和卫宁做了系统级别的对接。

至于信息化厂商的合作数量,黄艳说,“医惠、海泰、北大医信都有合作,和国内最大的十几家都有很充分的系统层对接。”

一个需要产业化落地,一个需要智能化升级,对于百度和这些信息化厂商而言,都算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当然,对于百度来说,2019年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投资东软控股,并和东软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据雷锋网了解,双方在三个方面进行合作: 一、百度智能云将与东软集团联合升级云化HIS(医院信息系统);二、百度AI将全面接入HIS产品体系;三、共同成立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临床辅助决策支持系统专项小组”,推动人工智能辅助决策系统在医疗机构的探索应用。

“称为渠道也好,叫做手和脚也好,我们的产品需要靠这些手和脚去触达市场。所在,在合作的基础上,我相信,2020年‘灵医智惠’的落地速度会更快。”

医疗不是最终目的,健康才是

我们如何评价百度智慧医疗2019年这一年的成绩?

配合着“Al to B”的大战略,百度投资东软、推出“灵医智惠“品牌、办眼科AI比赛公开数据,意图十分明确。

对于百度一年多以来的成绩和思考,黄艳给出这么一个回答:医疗不是最终目的,健康才是

“从目标上移的角度而言,“没有医疗”是最好的局面。所以未来,我们还需要打通医疗的两端:疾病筛查的前移和疾病服务范围的后延。”

所以,除了眼底筛查,百度还在研发诸如呼吸类疾病的筛查产品。在诊后环节,百度则构建起慢病管理平台,帮助患者继续获得持续、专业的慢病指导。目前承接这个管理任务的,则是百度自己的小度在家智能音箱。

据黄艳所说,未来“灵医智惠”会与集团内部其他业务板块进行更深入的协同,推出更多形态的产品与合作。

总之,不管是对外寻求帮手、营造生态,抑或是自研内功、自我革新。未来,摆在百度面前的一道考题是,医疗事业是否真的会如李彦宏预想的那样,将技术的“普惠性”洒在每一个相信它的人身上。

以及,在百度的帮助下,还有多少个“平谷区”、“马坊镇”,可以讲出一套属于自己的AI医疗故事。

猜你喜欢

百度大脑助力旅游场景智能解决方案落地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更多的人选择在假期旅游出行。为了让旅行中的各环节更加舒适便捷,百度大脑在深入了解旅游服务中的细分业务场景后,开放了多项AI技术,包括人脸实名认证、卡

2020-09-17

原百度智能云总经理尹世明履新,加入微盟任职 COO

微盟集团担任首席运营官尹世明原百度副总裁、百度云总经理尹世明于近日履新,将入职微盟集团担任首席运营官(COO)。智慧商业服务提供商微盟集团(2013.HK)刚刚发出内部邮件公布

2020-09-16

百度为腾讯系送来了一个销售天才

近日,素有"互联网高管黄埔军校"之称的百度,又开始向其他公司输送人才。半个月前,百度副总裁吴海锋、前百度执行总监孙雯玉等抱团加入字节跳动的消息余温还在,如今,百度原副总裁尹世明

2020-09-16

百度最后的 AI 赌注

"AllinAI"的第三年,百度开始寻求更大的变现野心。9月15日,在强调"真直播"的百度世界大会2020主论坛上,即便无法"NG"、中断和后期剪辑,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仍然选择亲

2020-09-15

为了百度 AI 落地,李彦宏拼了

人工智能落地之难,难于上青天——深耕AI多年,百度掌门人李彦宏深知这一点。但百度没有后路,李彦宏也必须拼一把。2020年的百度世界大会,百度联手央视新闻,进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跨

2020-09-15